•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公民“被法定代表人”问题不能无解

来源: 财经首页东方财富网     时间: 2019-01-17 09:16:17
【字体:

  公民“被法定代表人”问题不能无解

  曹改青

  30岁的佘骋南在今年1月3日下载了个税App,发现自己比周围人多出了一个“办税权限”,点进去后发现自己是“重庆界达建筑劳务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通过天眼查App,他发现自己还是一家企业的股东、四家企业的监事。(1月15日《中国青年报》)

  个税APP上“被法定代表人”不是个例,很多人都在不知不觉中“中招”,这种行为不仅给当事人带来很大的麻烦,甚至可能损害到当事人的社会信用记录。预防和治理这种现象,一方面需要简化商事登记撤销流程;另一方面需要加强工商注册审核和审查。

  的确,商事登记撤销却非易事,不仅需要向工商部门提交相关材料,还需要承担包括笔迹鉴定等费用。如果这些被注册的公司分布在全国各地,要想撤销需要耗费巨大时间和精力,这显然是“被法定代表人”者无法承受之重。

  为何会出现“被法定代表人”的情况,无疑是值得追问的问题。导致“被法定代表人”情况出现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当事人身份信息泄露,被人用于注册公司。比如,这些“被法定代表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身份证曾经丢失过,虽然一些人积极补办了身份证,但是原来的身份证仍然能够在工商部门顺利注册。

  二是工商注册审核和审查的缺失。近些年,简政放权,简化程序是很多行政部门服务群众的一种手段,很多部门在为民办事中都积极简化程序,提升办事效率,但是这种简化却很容易导致一些人浑水摸鱼,弄虚作假,“被法定代表人”就是其中的一种。无需本人到场,只需要代办人拿着本人身份证就能成功办理企业的登记注册。这是长期以来,很多地方“简化程序”中的一种体现,也导致一些人拿着别人的身份证就可以注册公司。

  简化程序可以理解,但是也应该保持基本的审查和审核,可是事实上,一些地方工商部门却忽略了这样的审查,只追求简化,却未注重审查,导致了“被法定代表人”现象的出现,一旦企业出现不良行为,这些“被法定代表人”无疑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和后果,而这一切,当事人并不知情。

  因此,首先要加强对提供信息的审查和审核,比如,可以对提供的身份证信息进行查询,提供电话或者网络与身份证所有人进行核实;比如,注册公司时要求提供身份证所有人手持身份证的照片,避免冒名注册给当事人带来麻烦,侵犯当事人的权益。

  其次,亟须建立和简化撤销商事登记流程,积极为维权提供支持。一旦发现冒充别人身份注册行为,工商等相关部门应该积极为当事人维权提供支持,甚至可以建立专门的受理和处理机制,简化流程,提供帮助,减轻维权成本和负担,对冒名注册的公司采取措施。比如,注销营业证照,与公司所在地公安、税务等部门联合开展查处和处理工作,遏制企业违法行为,维护当事人权利。

  “被法定代表人”行为不是简单的侵权问题,还给企业非法生产经营提供可乘之机,因此,应该加强对这种现象的预防和治理,一方面加强注册信息审查,把好源头;另一方面建立商事撤销机制,加强打击和处罚,以此维护工商注册秩序和威严。

国企老板腐败落马:羡慕私企老板派头也充“大款”

  攀比和虚荣让他成为金钱的奴隶
  ??浙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刘旭松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018年9月,得知自己职务犯罪一案即将被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时,55岁的浙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刘旭松痛悔不已:“我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愿意接受最严厉的惩处。”

  “儒雅”,这曾是很多人对刘旭松的评价。作为一家大型国企的一把手,刘旭松的知识水平和谈吐能力,连调查人员都颇为感慨,然而其腐败堕落的历程也发人深省。刘旭松案是杭州市上城区监察委员会办理的首例辖区省属国企人员职务犯罪案件。监察机关查明,刘旭松涉嫌贪污、挪用资金、国有公司工作人员滥用职权、骗取票据承兑等犯罪。

  “这间办公室里有书香,但也有腐败”

  2018年6月21日,调查人员来到刘旭松的办公室,依法出具搜查证后开展搜查工作。这间办公室宽敞明亮,装修高档,书柜里分门别类排满了几百本书籍,有《礼记》《墨子》等国学书,《红楼梦》《水浒传》等古典文学书,还有企业党建、经济管理等方面的书籍,不少书都已显陈旧,可见已伴随刘旭松多年。

  然而在办公室柜子里,调查组还发现了包装精美的人参、虫草,一盒盒外地名茶、一条条昂贵的香烟、一箱箱高档白酒和红酒。“都没有开过封,有的连快递纸箱都没有打开。”调查人员说,这间办公室里可以说是有书香,也有腐败。

  刘旭松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是大学教授、老党员,母亲是名牌中学的骨干教师,从小受到良好教育的刘旭松不仅爱读书,还写得一笔好字。1981年,18岁的刘旭松成了家乡当时为数不多的大学生。毕业后,他先后到杭州市、浙江省商业部门工作,199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04年,刘旭松到国有控股的浙江惠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2009年被任命为总经理。2011年调入一家省属国有企业担任主要负责人,2015年任浙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此间,刘旭松还攻读了在职工商管理硕士。

  儒雅的外表、贪腐的内心,这样的矛盾在刘旭松身上体现为台上说一套、台下做一套。在忏悔书中刘旭松写道:“我平时在开会作报告和找下属谈话时,教育大家要廉洁,不允许贪腐,甚至大谈自己的廉洁之道,目的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恶劣行径,同时在考核中获得好评,得到上级领导的认可。”

  “既有学历优势,又有知识能力,入党早,提拔快,面对一帆风顺的前半生,本应感恩组织的培养与厚爱,谁知他却滋生了骄傲情绪和个人私欲,最终滑入违纪违法犯罪的深渊。”结案后,调查组负责人感叹道。

  “不受制约的权力真是害死人”

  提起刘旭松一案,不能不说与他共同犯罪的夏筱玲。

  夏筱玲比刘旭松大两岁,文化程度不高,常年从事财务工作,案发时已经退休。

  刘旭松和夏筱玲1998年开始在同一单位工作,此后不论刘旭松去哪家企业任职,都把夏筱玲调去做财务,甚至还任命为财务部门负责人。如此信任有加,是因为夏筱玲长期配合刘旭松做假账、私设小金库、套取公款、违规报销发票。在此过程中,夏筱玲也分得大额赃款。“如果没有夏筱玲的配合,刘旭松也可能会违纪违法,但罪行绝不会如此严重。”一名办案人员介绍。

  惠丰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是白糖业务。初到惠丰公司时,刘旭松和夏筱玲发现前任公司负责人有用个人账户收取公司货款的做法。二人商议后,不仅没有纠正问题,反而决定违反财务制度,沿用这一操作手段。个人账户收公款,不仅仅是图一时方便,更主要的目的是便于入账时做手脚,截留公款占为己有。多年来,通过这一手段,刘旭松和夏筱玲就侵吞公款27.245万元。

  惠丰公司是一家国有控股公司,刘旭松当时也是公司个人股东之一,然而其名下4.5%的股份(对应股本金45万元),刘旭松却没有实际出资,而是以小金库公款支付。2012年,惠丰公司因收购改制,决定对账面利润进行分红并将相应股份转让,刘旭松名下4.5%的股份对应分红款56.925万元,转让款45万元。由于刘旭松从未对这4.5%的股份出资,因此相关分红款和转让款应属国有。刘旭松、夏筱玲当时已担任惠丰公司上级公司的总经理和财务副经理,二人商议后,隐瞒事实真相,将这101.925万元转移至夏筱玲的账户“慢慢消化”。

  对于夏筱玲的“合作”,刘旭松不仅拿出部分费用与她分赃,还在其生日时动用小金库公款为她购买了一块价值6.6万元的手表相赠。有了刘旭松的纵容,夏筱玲胆子也越来越大,有一次在刘旭松不知情的情况下,她竟然挪用公司货款100万元用于放贷生息。

  在享受到一次次“特事特办”、侵吞一笔笔公款后,刘旭松终于吞下了自己酿成的苦酒,他一次次地忏悔:“不受制约的权力真是害死人!”

  “变成了金钱和享受的奴隶,忘了人为什么活着”

  办案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刘旭松的赃款中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吃喝玩乐。

  “我的腐败是从追求吃穿开始的,最后变成了金钱和享受的奴隶,忘了人为什么活着。”回顾自己的堕落之路,刘旭松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刘旭松自己坦承“作为国有企业负责人,我受到的党规党纪、法规制度教育比其他人多得多。”然而贪欲作祟,这些学习并没有让他增强清廉的定力。

  “他工作、居住都在上城区,按说住宿是很方便的,但经我们调查发现,刘旭松居然有30多张高档酒店住宿发票在公司报销,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杭州本地酒店。”调查人员介绍,从2011年起,刘旭松在夏筱玲的帮助下,频繁违规将个人开支在公司报销,费用涉及住宿、餐饮、购物、旅游等方方面面,金额超过8万元。“他对党规党纪可以说是既熟悉又麻木。”调查人员说。

  “我有强烈的攀比心和虚荣心,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据刘旭松交代,在与私企老板交往过程中,对方的派头、出手大方让他很羡慕,于是他也充起了“大款”。然而,单靠自己的工资肯定远远不能维持他豪奢的交际,刘旭松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公司小金库,这样一来个人面子足了,国有资产却蒙受了重大损失。“贪婪是魔鬼,贪欲是万恶之源,人的纯洁比什么都重要。”案发后,刘旭松终于幡然醒悟,然而悔之已晚,国家的损失已经造成,其本人也必将付出沉重代价。

  2018年9月,刘旭松所在单位上级党组织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后,监察机关将其与夏筱玲职务犯罪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2018年12月17日,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对刘旭松案进行公开审理,将择期宣判。(田晶)

香飘飘奶茶被指营销过度、研发不足 欲开实体店“自救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1月15日综合讯 “香飘飘奶茶要开实体店?”近日,香飘飘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飘飘”)的一则公告引起了业界猜想。香飘飘的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兰芳园食品有限公司拟出资5000万元设立孙公司兰芳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小吃服务(经营范围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定为准)。对此有业内分析称,香飘飘目前的销售增长主要依赖大手笔的营销,其液态奶业务也未能达到预期目标,公司面临着营销过度、研发不足的瓶颈。这次设立孙公司则业内解读为香飘飘想要通过涉足奶茶店业务,来带动业绩增长。香飘飘董事长蒋建琪在随后的媒体采访中也透露,线下门店将成为香飘飘产品创新的“实验室”,选址将优先考虑华东和华南市场。

  营销过度、研发不足 香飘飘发展遇瓶颈

  明星代言,冠名综艺……一系列的营销手段让香飘飘的广告语街知巷闻,在创造了漂亮公业绩的同时也给业界留下了营销过度的印象。据长江商报报道,从往年业绩表现来看,香飘飘同期的广告费用基本上接近或高于当期净利润。从2014至2017年,其净利润分别为1.85亿元、2.04亿元、2.66亿元和2.68亿元,而广告营销费用分别为3.33亿元、2.53亿元、3.59亿元和2.3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香飘飘的销售费用达4.62亿元,是净利润的5.5倍,占营收的27.5%。

  而且与广告费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研发费用,2017年,香飘飘研发费用为1390万元,同比增长117.40%,但研发投入费用只占营收总额的0.53%,仅为广告费用的6.04%。

  新京报的报道称,业内认为香飘飘面临着创新瓶颈。虽然香飘飘在2017年上市了液态奶的新产品,但从结果来看并未达到预期目标。根据香飘飘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2018年液体奶茶预计实现销售收入6亿元左右,同比增长150%。但香飘飘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2018年1-9月香飘飘液体奶茶收入为1.59亿元,未完成年销售目标的三分之一。对此,香飘飘相关负责人表示,液体奶茶相关数据还未到披露时间,目前不能定论其不能完成目标。液体奶茶作为公司战略产品,从产品品质到包装方面符合消费升级的趋势。但液体奶茶8元-10元的定价,与香飘飘现有的三四线城市渠道存在一定落差,规划方面一定程度上出现偏差。

  此外,香飘飘在销售渠道和市场竞争中也遇到了不小的阻力。国际金融报的报道称,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健康消费的需求愈发突出,这对不知从何时起已被贴上“不健康”标签的杯装即冲奶茶无疑是沉重的打击,这种产品正式香飘飘的最主要产品之一。于此同时,喜茶、鹿角巷等新式茶饮店也这在用更好的用户体验和更新颖的营销模式于香飘飘形成了激烈的竞争。

  在商超渠道,香飘飘也同样遇到了一些问题,蒋建琪称,目前麦德龙、欧尚等超市比较强势,不仅门槛高,费用也高,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想确保双方受益,销售终端的零售价就会随之提升,但是消费者不会“傻傻买单”,这就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开实体店、发力线上 香飘飘多方谋出路

  面对问题,香飘飘已经开始了多种方式的“自救”,开实体店就是其中一招。北京商报的报道显示,香飘飘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如果有合适的时机,会尝试进入线下奶茶经营领域。但这一业务现阶段仍处在前期规划及论证阶段,尚无具体计划及相应的时间表。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2008年前后,香飘飘董事长蒋建琪曾在老家湖州南浔开过两家奶茶店,但之后因其聚焦杯装奶茶的发展,又将两家店关闭,如今的动作可以算是重操旧业。蒋建琪对此表示,线下门店扮演着“市场实验室”的角色,主要为香飘飘的产品创新服务:公司研发新产品可以先在线下门店“试水”,以观察消费者对新品的反应,然后再决定该产品是否上市,从而降低风险和减少损失。

  对此一些业内人士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新京报的报道称,营销专家路胜贞指出,奶茶店竞争激烈,门槛低,并且网红奶茶店已没有新鲜感,热度降低,且店面运营成本高,因此香飘飘不会轻易铺开线下奶茶店,不过借助样板店面吸收消费者信息,对香飘飘是一个很好渠道。但这一渠道不能泛滥,如果多了,投入增多,市场也不会很好。

  此外,香飘飘还在线上渠道开始发力。据蒋建琪透露,香飘飘在杭州设立的营销中心专门选址于阿里巴巴总部旁边,吸引电商人才是其主要目的之一,如今香飘飘的电商负责人正是来自阿里。

  本文综合国际金融报、新京报、北京商报、长江商报等媒体报道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财经首页东方财富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财经首页东方财富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财经首页东方财富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