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疑非真迹 卢浮宫达芬奇展取消展出《救世主》(图)

来源: 新华网     时间: 2019-02-19 00:54:57
【字体:

  2月18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此前以4.5亿美元天价售出的达芬奇名作《救世主》,一直遭质疑并非达芬奇真迹。巴黎卢浮宫原定今年10月举行达芬奇作品展,但在争议尚未平息下,卢浮宫决定将《救世主》从展览名单中撤下。

    资料图:名作《救世主》。

  卢浮宫艺术顾问弗兰克向英国《星期日电讯报》表示,部分法国政府高官与馆方专家,都认为《救世主》并非由达芬奇创作,相信是由达芬奇的助手绘画,因此决定取消展出。

  弗兰克称,他曾致信法国总统马克龙,警告展出《救世主》可能令卢浮宫“蒙羞”,要求马克龙拒绝为画展揭幕。

  《救世主》2017年11月在佳士得拍卖会售出,刷新拍卖纪录。但有关作品真伪的揣测一直挥之不去,更有专家质疑画作曾经修复,与英国国家美术馆2011年展出的同一画作,外貌有明显出入。

63城将彻查长江入河排污口:不查清 江水能保护好吗

  63城将彻查长江入河排污口:不查清楚,长江水能保护得好吗

  从重庆渝北城区向东北驱车约1小时抵达洛碛镇,渝北被长江、嘉陵江两江环绕,洛碛镇是渝北区唯一一个沿长江的镇街,在第二污水处理厂附近沿曲折小径穿过农田,一个混杂着工业污水、生活污水和雨水的管网正在排水,环境部华南所的检测人员从出水口取水检测,从氨氮、总磷、COD等指标来看,“水质还是不错的,”一位工作人员说。

  “这个排污口是区水利局审批过的。”2月15日,渝北区环境局局长段成海在现场介绍说,目前渝北区共有入河排污口51个,其中19个为生活入河排污口,混合排污口32个。这些数据都来自当地水利局,统计口径为废污水排放量大于300吨/天或10万吨/年的规模以上入河排污口。

  今后,渝北区作为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专项行动的试点区域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对流入长江的所有排污口的摸底排查,形成长江入河排污口名录。

  未来整个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专项行动涉及到上海和重庆2个直辖市,以及58个地级市,和3个省直管县级市,共63城。

  环境部执法局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这是中央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有关排污口职能整合后,首次针对长江沿岸排污口开展的全口径、全覆盖的排查。

  “哪里在排、谁往里面排,都不知道!”

  为何要针对长江入河排污口开展这次“全口径”的大排查?

  近年来,长江水生态环境总体上不断改善,但形势依然严峻,突出表现为污染物的排放基数很大。官方数据显示,长江沿江废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分别为307.9亿吨、838.1万吨和103.2万吨,占全国的43%、37%、43%。

  多位官员向澎湃新闻表示,这组数据仅代表了在统计范围内的排放数据,并且数据过于陈旧。

  “哪里在排、谁往里面排,都不知道!”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在2月15日重庆召开的启动会上说,长江保护修复是环境部污染防治七大专项行动的内容之一,今年1月份,环境部、发改委联合印发的《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提出以长江干流、主要支流及重点湖库为重点,加快入河(湖、库)排污口(以下简称排污口)排查整治。

  “排污口不查清楚,长江水能保护得好吗?”翟青说,入河排污口的情况与长江的水环境、水生态密切相关,是根本改善长江生态环境质量的基础工作。做好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就是在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中牵住了“牛鼻子”,把入河排污口这个最重要的基础性的“底数”摸清楚,改善长江生态环境质量才有保障。

  会上,翟青向沿江63城负责人提出了“五个到底”的问题:“往长江里排污的到底有多少排污口,到底在哪里排,到底谁在排,到底排什么,到底排多少?各位是负责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地方领导,这些问题知不知道,能不能说清楚?”

  “摸清底数、厘清责任,意义重大,”翟青希望通过这次“大排查”,沿江63城负责人能回答上述“五问”,“只有把排污口弄清楚,才能把宏观的法律法规以及监管政策落实到微观的管理主体上。”

  向长江排水的“口子”有一个算一个

  多年来,水利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海洋局等有关部门在入河(海)排污口监管中做了大量的工作。

  2017年长江委联合太湖流域管理局和地方水行政主管部门开展了长江流域(片)入河排污口核查,按照水利部门的口径,长江流域规模以上入河排污口6092个。

  这次排污口的排查与以往有何不同?过往的数据要推翻吗?

  “这次最大的不同是‘全口径’排查,在水利部门原来统计的规模以上排污口的基础上,只要向长江排水的‘口子’有一个算一个,应查尽查,”翟青说,要“站在水里看岸上,只要是往河里排污的口就要查清楚。”

  去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之后,入河排污口的监管职能全部划入环境部统一监管,水上和水下的排污口管理实现了打通,具备了对长江“大体检”的条件。

  据悉,这次长江排污口的排查整治工作将统筹原来分散的水利部门入河排污口设置管理、生态环境部门污染源监管以及农业、城建、交通运输等相关排水管理的要求,通过2年左右的时间,摸清长江入河排污口底数、开展入河排污口监测、对排污口污水进行溯源并在此基础上对入河排污口进行整治。

  翟青表示,环境部组织开展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工作,既不是“推倒重来”,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在原来工作的基础上拓展和深化入河排污口管理,完善水陆统筹环境管理机制,打好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

  据悉,这种“全口径”的排查结果将使长江入河排污口的数量大增,有的地方将会有几十倍的差距。

  环境部拟向63城派驻专家

  这项工作怎么做?根据《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试点方案》,概括起来四个字:“查、测、溯、治”。其中,“查”和“测”就是要诊断病因;“溯”就是要追根溯源、找准病根;“治”就是要“分类施策、系统治疗”。

  第一步的排查工作将采用水陆空立体排查:先用无人机航测排查疑似排污口,再派人去对发现的疑似排污口用笨办法挨个排查,对一些经过精心设计的偷排偷放的暗管、暗渠,将通过技术手段进行排查。

  但排污口排查并非易事,排污口分布复杂,有明口、有暗口、有私搭混接的口子,一股水流出来是从哪儿出来的都不知道。

  春节前,环境部执法局组织在唐山一个镇进行了入海排污口实验性排查,发现了很多以前不在管理范畴的排污口。这些排口有的是一道沟、一条渠;有的是堆砌的“口子”;有的从围墙下伸到草丛里,外边看不到,需翻墙去查;有的排口在水下,表面根本看不出来;还有的藏在垃圾堆里面,执法人员用铁锹刨开垃圾,才得以发现。

  据悉,试点过程中,环境部将从相关单位抽调专家对江苏泰州、重庆渝北区两个试点进行指导,其他城市也将派驻专家指导开展排查整治工作。(记者 刁凡超)

不再脏乱臭 公厕标准化大家都认可

  公厕标准化 大家都认可(社会治理在身边?关注厕所革命①)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要把它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厕所革命”取得了哪些新进展?城市、农村、景区在厕改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怎样去化解?即日起,本版推出系列报道,聚焦厕改过程中的人物与故事,呈现好经验、好做法。

  因为厕所的事儿,重庆璧山区居民过去没少闹心。老城厕所脏乱臭,气味弥漫一大片,居民抗议过。新建小区没公厕,政府打算建一个,居民这儿也没通过。没通过归没通过,缺少公厕带来不便,居民照样提意见。

  “公厕当然要建,但不能建我家旁边。”面对老百姓的诉求,如何才能给出最佳答案?如今重庆璧山区探索破解之道。公共厕所,不再是难言之隐。看璧山区居民的意思,似乎,这还是他们的一份骄傲了。

  过去

  居民不让建

  宁肯不方便

  看着面前的凉亭,严勇眼里满是遗憾。

  “这里原本打算建个公厕,没建成。”严勇说,一侧是体育场,一年到头都有活动;一侧是河滨路,从早到晚有人锻炼。建个公厕,是许多人许多年的呼吁。

  没成想,项目刚开工,四周的围挡就被居民拆掉了。挖掘机上站满了阻拦施工的居民,有个老太太还跳进刚挖的地基里,死活不让施工,好说歹说,就不出来。

  “建个公共厕所,又脏又臭,10米外就是我们小区。要建,怎么不建到你家门口去?”政府工作人员来沟通,被居民们这样顶了回去。

  “当时,我在这个社区当综治专干。群众意见确实太坚决。”严勇说,最后体育场的公厕项目取消了,改成建凉亭。结果是锻炼人群如厕不便、周边有人随地便溺,这样的现象持续了很长时间。

  “我们居民也是有苦衷的。”贺廷中是璧山区老城步行街的居民,两年前,当地居民曾一起向政府提意见,关闭了步行街上唯一的公厕。虽然带来了一些随地便溺的问题,但居民都觉得“划得来”。

  “夏天确实太臭了。”贺廷中说,厕所距他家厨房不到50米,即使关紧门窗,难闻的味道还是会从缝隙里透进来。“周边这么多户人,被恶心到饭都吃不下去了。如果不要求这座公厕关闭,我们该怎么生活呢?”

  关闭厕所后,步行街上的商户头大了。

  “最近的公厕在400米开外。都说人有三急,我们再急都还得夹着双腿跑400米,这滋味,真心不好受。”一家餐馆老板说,“尤其我们做餐饮的,客人酒足饭饱,想上个厕所都没有,以后人家肯定不愿意再来了。”

  现在

  不再脏乱臭

  大家便接受

  老大爷手握话筒,唱起了舒缓的歌。一对中年人在旁双手相握,翩翩起舞。不远处,是一群打扮靓丽的阿姨排着整齐的队列,练习节奏明快的广场舞。

  这一切,就发生在璧山区南湖公园的公共厕所门口。

  这座公共厕所,不太一样。青灰色的外墙,一尘不染的玻璃窗。走进去,脚下是干干净净的瓷砖。卫生间里没有异味,是淡淡的熏香。门口的洗手池,伸手就有温水流出,一旁是免费的洗手液和纸巾。

  “确实挺干净!”当地居民曹廷梅说,这里是璧山区第一座标准化公厕,刚建成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少人专程来上趟厕所,看个稀奇。

  “以前的公厕脏乱臭,是事实。但城市在发展,人流在增加,公厕确实不够。怎么办?”璧山区环境卫生管理所相关负责人向武凯说,怎么在老城推进“厕所革命”?区里边反复研究,最终敲定,要建标准化的公厕,让市民改变观念。经过考察论证,很快,南河公园里建起了第一座标准化厕所。

  “我就问来这儿上厕所的市民,这样的厕所在你家附近建一个,怎么样?”向武凯说,“没人不同意了,都说好好好。”

  其实,建成后,争论也不少。有人觉得,政府花钱我享受,值!也有人提意见,修这么漂亮,是不是形象工程?还花80万元,浪费。要是20万元建一个,就能建4个,不是惠及更多市民吗?

  “这样的做法,我们也考虑过。但低标准建设,改变不了市民心里的公厕形象。市民都觉得脏乱臭是公厕的代名词,就会产生邻避效应,又是谁都不愿意建在自家门口了。”向武凯说。

  也有人担心,市民素质会不会不够高?的确,刚一开始,厕所里一个月光手纸就用了80箱,大部分都被市民顺走了。“缺了就补,花了1万多块钱。同时,采取宣传教育等举措,市民逐渐养成了爱惜的习惯,也明白了我们把标准化厕所保持下去的决心。”向武凯说,两个月以后,再没有市民顺走手纸和洗手液了。

  安亚军刚刚到璧泉街道观音社区当党委书记,就跟居民开了几场坝坝会,大家最大的呼声,就是在社区建一座公厕。“我找到人大代表,希望他帮忙给区里呼吁一下。很快,社区就建成了两座公厕。”安亚军说,“现在,又有好多居民跟我反映,希望在他们那栋楼附近,再修一座公厕。”

  标准化的公厕,改变了市民的观念,也改善了城市的形象。之前,一家台企负责人来璧山考察,进了一座标准化公厕,出来就给随行的同事们说,不用再到其他地方去了,厕所都修得这么好,我们还担心其他事办不好吗?“不仅他要留下来。口口相传之下,还引来了几十家台资企业。”向武凯说。

  长久

  多方来建设

  精细化管理

  外观要漂亮、内装要舒适、设施要齐全、卫生得保持。一座标准化公厕,建设成本在100万元左右。近几年,这样的标准化公厕,璧山修建了47座,政府投资只占了小头,企业捐建成了大头。

  “我们确定来璧山做项目的时候,跟政府部门沟通,问有没有什么公益事业我们能够出力的。”富力地产重庆公司副总经理刘蔚说,政府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可以投建一座厕所,刘蔚一开始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经过考察,刘蔚才明白,人家是说真的。在璧山,已有不少知名企业冠名捐建了标准化公厕。能捐建这样的厕所,对在璧山的企业来说,虽说只在外墙留下一行小字“××公司捐建”,但都是极为露脸的事儿。富力捐建的公厕,如今在璧山区枫香湖儿童公园建成,刚刚对外开放。

  “建好厕所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好事要做好,还得把住‘精细化管理’这根弦。”向武凯说。

  璧山区为每座公厕都配备了夫妻档保洁员,公厕的管理将卫生标准分为27小项:水温、空气、空调温度……一项一项量化到纸上,挂到墙上。检查人员对厕所的卫生状况考核打分,评价结果与保洁员的收入挂钩,得分第一的保洁员有流动锦旗,还有额外奖励,得分较低的则扣发奖金。

  在南湖公园的标准化厕所,记者见到了一组夫妻档保洁员。他们住在公厕内的一间小宿舍里,24小时负责保洁,宿舍里有床、电磁炉、微波炉等生活必需品。“开始说扫厕所,我是不想来的。后来看了以后,环境还挺好呢。”妻子唐仁平说,“今年有人约我去外地打工,我都不愿意去了。”

  看到政府能管好公厕,企业捐建动力更足。现在,一座标准化厕所项目,经常有五六家企业竞争。璧山区还设立了门槛,企业形象不好、非法排污、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都不能捐建厕所。

  “当然,不可能所有公厕都改成标准化厕所。我们新建了47座标准化厕所,其中28座是企业捐建。有了这个模板在,改建老城区厕所、行政事业单位开放厕所,也都基本达到标准化厕所的最低标准。”向武凯说,“现在,璧山城区有173个公共厕所。不管你在哪个位置,300米内肯定有一个。”

  在老城步行街,征得了居民的同意后,老公厕也在改造后再次对外开放。贺廷中说他很满意,“干净,又不臭。谁会不愿意啊!”

  (记者 蒋云龙)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新华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新华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新华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