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追光者??“长光人”的报国故事

来源: 贴吧吧百度贴吧     时间: 2019-06-20 13:48:50
【字体:

  新华社长春6月19日电 题:追光者??“长光人”的报国故事

  新华社记者陈俊、郎秋红、孟含琪

  人类获取八成信息都是通过眼睛。要想比别人看得更清,看得更远,就要比别人的眼睛更亮。

  光学仪器就是这样的“眼睛”。

  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有这样一群追光人。

  他们利用光学,将人眼尽可能地向远、向精、向微观延伸,从浩瀚宇宙和微观世界中寻找世界奥秘。

  从1400万斤小米起家,炼出新中国第一埚光学玻璃,到“破釜沉舟”给神五神六装上太空之眼;再到“不走寻常路”造出领先世界的大口径碳化硅反射镜。

  70年间,他们从未停下追光的脚步。

  最遥远的光,最匆忙的他们

  光,深邃遥远。为了靠近它,追光者唯有争分夺秒,时不我待。

  走进长光所,迎面而来的科研工作者总是步履匆匆。

  他们打招呼很特别:“距离小课题结项还有几天?”有的甚至精确到分钟:“今天需要的器件几点几分可以给我?”

  “对时间敏感是长光人独有的特点。”副所长张学军说,所里承担的都是国家项目,任务重、时间紧,许多项目都是倒排工期,延误一天都不可以。

  从新中国第一代光学人开始,紧迫感一直紧密跟随他们。

  1952年1月,中国科学院仪器馆筹备处副主任王大珩来到长春时,我国在光学仪器制造上几乎一片空白,从国外购进一吨重的光学仪器,价格等同于一吨黄金,人家还不一定肯卖。

  1400万斤小米,是国家拨给他创办中国科学院仪器馆(长光所前身)的首笔经费。

  为了尽快建立新中国的光学事业,温文尔雅的王大珩变得雷厉风行。

  他与工人们一起整理土地。累了饿了,坐在荒地上,吃大葱蘸大酱,嚼高粱米饭。

  为了加快进度,1953年,他与光学材料研究室主任龚祖同不分日夜地搭炉子、试工艺……短短几个月,中国第一埚光学玻璃诞生。

  此后几年,王大珩和同事们先后研制出第一台电子显微镜,第一台高温金相显微镜,第一台大型光谱仪等,创造了“八大件一个汤”,奠定了新中国光学事业的基础。

  1961年,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在长光所诞生,比世界第一台只晚一年。

  在老一代光学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下,新中国在光学领域最早实现进口替代,光学科研人员最早实现与世界平等对话。

  面对国家被“卡脖子”的领域,快点,再快点,是几代长光人的信念。

  2003年,中科院院士、研究员王家骐团队研制的米级分辨率航天相机搭载神舟五号飞船升空,填补了我国缺少高分辨率航天相机的空白。

  2018年,张学军团队成功造出四米碳化硅反射镜,打破了我国只能花高价进口到小口径反射镜的困局。

  今天,长光所一些技术已经实现了国际领先,他们反而开始加速跑。攻关“太极”空间引力波三个重要载荷研发的王智团队,一周七天,早上7点到晚上12点团队几乎全部在岗。没时间吃饭,泡面成了主食。王智的手机显示行程,2018年全年飞了94次,13万公里,打败了全国99.99%的人……

  长光所年轻人结婚都找王院士证婚,证婚词令人哭笑不得。“所里工作的一方收入全交,家务对方全包。”王家骐院士略带歉意地解释,长光所工作实在太忙,希望对方理解。

  张学军说:“我们也想正常休息,但起步晚,与先进差距大,想追赶、赶超,靠正常节奏肯定不行。只能比别人少睡觉,多投入。”

  “等我们赶上了,也会有正常生活。”所里年轻人期待地说。

  最细微的光,最专注的他们

  光,转瞬即逝,细微无形。为了捕捉它,追光者必须心无旁骛地投入。

  长光所所在的长春市东南角,永远是这个城市夜晚最明亮的地方。明明是追着光跑的人,为什么他们更喜欢静谧的黑夜?

  以在研的“太极”空间引力波中超稳望远镜为例,最终稳定性要求在1皮米之内(1皮米=0.001纳米),这要求科研人员每个环节都必须达到极致。为了尽量避免受外界气流、振动等影响,调试的最佳时间是深夜,凌晨四五点收工是常有的事情……

  一些试验要在低温环境下进行。因此,三伏天也能看到科研人员穿着厚棉衣穿梭于办公室和实验室。

  追光,听起来高大上,工作却要从最基础做起。

  四米碳化硅反射镜亮相世界时,耀眼夺目。用它做成的望远镜,在地面上能看清太空中拳头大小的碎片。

  然而,这面反射镜是科研人员用双手“组装机床、搅拌材料、砸碎镜坯”造出来的。

  制造四米碳化硅反射镜的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就是使用数控机床进行光学加工。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国内几乎都采用传统抛光时,研究员翁志成就意识到自动化机床的重要性,恰好张学军刚从国外留学归来。他们不顾他人眼光,买来一台旧机床,四处配零件,带着粗线手套,拿着扳手、螺丝刀,在实验室里动手组装起来。

  最终他们?起了国内首台光学数控加工中心,应用于加工反射镜中。随着镜子口径从500毫米逐步达到4米,加工机床也在他们手中不断升级换代。

  在外人眼里,科研人员应该优雅体面。但制造反射镜镜坯却要天天与黑乎乎的碳化硅粉末打交道,无论是德高望重的研究员还是刚进所的小青年,经常满手油泥,洗都洗不干净。

  其实,四米碳化硅反射镜立项时,许多人不同意张学军的想法,用碳化硅难度很大,国际上没有此类设计路线。然而他坚持选择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因为长光所的赵文兴团队已经在光学材料领域钻研20余年,攻关经验丰富。他相信,有一代代的智慧和积累,一定能成功。

  历经15年,砸碎四块镜坯……老一辈头发白了,新生代也变了模样。

  刘振宇入所时长相帅气、身材矫健,回头率很高。加入四米碳化硅反射镜项目团队后,他常年泡在加工机床前,不分昼夜地磨镜子……作息、饮食不规律、缺乏运动。进所5年,他胖了80斤。

  看着自己身材发福走样,刘振宇有点痛心。但四米碳化硅反射镜做成了,也就冲淡了他的沮丧。“一入所就能参加国家重大前沿项目,有几个年轻人有这样高的起点呢?”

  最耀眼的光,最平凡的他们

  光,耀眼,璀璨,然而,大多数追光者却站在光芒之外,甘于平凡。

  长光所上千人的大食堂里,每天中午都有一位衣着普通的老人就餐。他就是92岁的陈星旦院士。在长光人眼里,他堪称现实版的“誓言无声”。

  20世纪60年代,我国决定独立自主发展原子弹、导弹。1963年,核爆光辐射测量任务落到了陈星旦身上。当时没有人知道核爆是什么样子,怎么做只能靠自己。出于任务的保密性,陈星旦不能和别人公开讨论。他把自己关进实验室,不分昼夜地做实验……一年后,原子弹爆炸,他研制的仪器准确记录了核爆炸的威力。消息传来,所里少数几个知情人凑在一起,默默地庆祝了一下。

  1999年,国家表彰两弹一星功臣,陈星旦的科研成果得以解密并当选院士,大家恍然大悟。此刻,72岁的他只是云淡风轻地说:“我是为国家做事,被表彰、评院士,根本没想过。”

  长光所承担的都是工程浩大的国家重点项目,光、机、电、热等学科交叉渗透紧密,工作的特殊性决定大多数项目必须团队作战。

  上世纪60年代初,为支持国家发展“两弹”需要,长光所承担了研制大型电影跟踪经纬仪的任务,600余人分布在几百个子项目中,历时5年半完成研发。上世纪90年代初,王家骐组建300人团队,以破釜沉舟的勇气,历时10年时间攻克了神五相机。

  没有人能单打独斗,每个人都不可或缺。在这里,很多论文不能发表,成果不能宣传。

  神五上天,举国欢腾。但许多人并不知道,由于相机传回的第一张图片并不清晰,相机的总设计师王家骐顶着巨大压力,成功地指挥了惊心动魄的相机调焦过程。

  让王家骐有底气调焦的是研究员韩昌元。

  他原本从事光学设计工作。由于1982年王大珩的优秀弟子蒋筑英早逝,光学检测领域失去了带头人。服从组织安排,韩昌元扛起了光学检测的重任,转型做了幕后英雄。

  作为支撑技术,检测中心必须参与所里全部任务的检测。这需要他们随时随地待命。无论是元旦、春节,还是凌晨深夜。

  为了更好地在地面模拟神五相机在太空中工作情况,他和团队对各种可能的状态、情况进行了无数次测试,还自己研制各种配套的检测设备;针对地面气流抖动影响,搭建了一整套真空成像质量测试系统,填补了国家没有类似检测系统的空白。

  “在长光所,每个人都是奉献者,也都是英雄。”王家骐说。

  在长光所内,至今还摆放着一台古老的光栅刻划机。每当有人在此驻足,似乎总能感受到一种温度。60多年前,这台机器是老一代长光人靠双手绘图设计、加工、研磨、装调的,在一毫米的单位内,它能刻划上千条线。至今,它仍在运转。这是一种怎样的技巧?又是一种怎样的精神?

  并不是没有过犹豫。四米望远镜项目分系统负责人吴小霞常年加班,7岁的女儿经常没人照顾只能带来单位,每次等她忙完,孩子都已入睡。

  吴小霞不希望女儿从事自己的行业,太累了。然而,长期耳濡目染,女儿却对工程图纸和零件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她说,长大以后也要像妈妈一样,做科学家。

  忠诚,执着。科技报国,薪火相传。

  追光者,本身就是光。

中办印发《关于鼓励引导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

  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鼓励引导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的意见》

  新华社北京6月19日电 2019年1月2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鼓励引导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意见》指出,支持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加快发展,人才是关键。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人才工作高度重视,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积极促进各类人才到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干事创业,取得明显成效。当前,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人才匮乏问题仍很突出,难以适应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打赢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要求。面对新形势新任务,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坚持党管人才原则,进一步完善人才培养吸引流动和激励保障机制,鼓励引导更多优秀人才到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贡献才智、建功立业。

  《意见》指出,要发挥产业和科技项目集聚效应,搭建人才到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干事创业平台。鼓励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依托本地特有自然人文资源、特色优势产业和有关科研项目,积极打造事业平台,让各类人才干事有舞台、创业有机会、发展有空间。要完善人才管理政策,畅通人才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流动渠道。坚持从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分类施策,完善编制管理、职称评审、人才招录和柔性流动政策,为人才引得进、留得住、用得好提供制度保障。要发挥人才项目示范引领作用,加强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人才帮扶协作。实施好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人才支持项目,健全人才帮扶协作机制,重点围绕产业优势和民生项目加大人才支持力度,进一步吸引和补充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紧缺人才。要留住用好本土人才,培育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持续发展内生动力。激发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积极性主动性,把留住和用好本土人才作为破解当地人才匮乏的根本任务,进一步完善政策措施,创造条件满足人才的发展需求,让更多人才真正愿意在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扎根工作。

  《意见》强调,各地区各部门要强化组织领导,建立健全工作责任制,确保各项政策举措落地见效。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东部发达地区要树牢“四个意识”,将艰苦边远地区和基层一线人才支持工作摆上重要日程,根据各自实际研究制定具体落实措施。艰苦边远地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牢固确立人才引领发展的战略地位,主动作为,先行先试,努力创造可复制可借鉴的经验;各类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要充分发挥用人主体作用,采取更加积极有效措施,广泛培养、吸引、用好各方面人才。

中方就习近平同特朗普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期间

  北京6月19日电 (记者 张子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9日在北京的例行记者会上就国家主席习近平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期间会晤时“谈什么”作出回应。

  有记者问:习近平主席昨天同特朗普总统通话时,提到双方将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期间会晤。请问两位元首会晤将谈及的议题是否确定了?之前,特朗普总统曾表示将在会晤时谈及香港问题,你能否证实?特朗普总统此前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曾表示,发生在香港的游行对香港和北京来说影响都很大。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陆慷回应称,第一,关于习近平主席同特朗普总统通话,中美双方都已经发布了消息。大家可以看到,特朗普总统表示期待同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期间再次会晤,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深入沟通。习主席也表示,愿意同特朗普总统在大阪峰会期间举行会晤,就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根本性问题交换意见。至于两国领导人具体谈什么,想必你也知道,领导人见面都会按照各自的意愿,需要谈什么就谈什么,因此我也不能预断。

  “至于你提到特朗普总统是否会谈到香港特别行政区近期发生的事情,我可以重申,在中外交往过程中,如果外方真心善意想了解发生在中国的情况以及中国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的政策,我们对通过沟通增进了解从来都是持开放态度的。”陆慷强调,但是,如果任何人或者势力抱着先入为主的偏见,甚至怀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试图干涉中国内政,我们的态度也非常明确,那就是坚决反对。

  陆慷进一步指出,你刚才所说的特朗普总统的表态我没听说过,但我想大家都知道,特朗普总统明确说过,关于发生在中国香港的事情,他相信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能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还有记者问: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昨天在参院听证会上谈到中美经贸分歧时称,与中方的对话行不通。你对此如何评论?

  陆慷表示,昨天(18日),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通了电话。特朗普总统在通话中表示,美方重视美中经贸合作,希望双方工作团队能展开沟通,尽早找到解决当前两国经贸分歧的办法。相信全世界都希望看到美中达成协议。习主席也表示同意两国经贸团队保持沟通。

  陆慷说,中美达成一个互利双赢的协议,不仅符合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是全世界的期盼。你刚才援引的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大使的表态。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昨天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两国元首通话后美国市场的反应表明,谈比不谈好。

  陆慷表示,我们多次强调,中美在经贸领域的分歧是可以通过对话和磋商来找到解决办法,只要这种对话和磋商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之上。在磋商过程中,正如习近平主席在昨天通话中所指出的,最重要的是要总体均衡照顾彼此合理关切,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我今天愿再次重申,违背这一原则,是没有出路的。(完)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贴吧吧百度贴吧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贴吧吧百度贴吧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贴吧吧百度贴吧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