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受浓雾影响 泉金客运航线暂缓运营

来源: 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时间: 2019-03-21 20:39:44
【字体:

  泉州3月21日电 (徐建伟)福建泉州南安海事处21日透露,因浓雾影响,泉(州)金(门)客运航线航班临时取消,后续复航视天气情况而定。

  据南安海事处现场观测,当天上午7时40分,泉州围头湾水域能见度不足1000米,不满足泉金航线通航条件。

  为此,泉州海事局对该水域实施临时交通管制,泉金航线“八方”轮8时30分出港航班、“百丽”轮9时10分进港航班暂缓运营。截至记者发稿前,泉金航线仍未通航。

  作为大陆对台第四条“小三通”客运航线之一,泉(州)金(门)海上客运航线旅客人数逐年攀升,越来越多的台胞已将泉金航线作为往返两岸的必经之路。

  官方统计数字显示,2018年泉金航线运送两岸旅客首次突破16万人次,创下历史新高。2019年前两个月,受返乡流、探亲流、学生流、旅游流的影响,泉金航线日运送旅客量保持着稳中有升的态势。

  南安海事处提醒,目前泉州地区天气逐渐回暖,短途游和周末游有所升温,泉金航线周末客票紧俏,有计划搭乘泉金航线出行的两岸旅客请提前询票,以免因船票售罄影响出行。(完)

新疆史前保存最完整的石构建筑遗存现身伊犁河谷

  新疆史前保存最完整的石构建筑遗存现身伊犁河谷

  新华社乌鲁木齐3月21日电(记者张晓龙、周晔)考古工作者在伊犁河谷发现了新疆史前时期面积最大、规格最高、保存最完整的石构建筑遗存。

  记者从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尼勒克县境内的吉仁台沟口遗址,考古工作者清理出房址17座、窑址2处、墓葬2座,另发现灶址、灰坑、冶炼遗迹、煤堆等200余处,采集遗物标本1000余件。在房址区南约1000米处新发现了一处大型石构高台遗存。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王永强介绍,这处高台遗存是目前为止发现的新疆史前面积最大、规格最高、保存最完整的石构建筑遗存。高台本体120米见方,外周有约10米的坍塌堆积。高台本体外周采用石块砌筑,石块朝外一面及接缝处均经过细致打磨,构筑的墙体齐直规整,间隙紧凑致密。高台内部见石构墙体和灰层,灰层内夹杂煤块。高台遗存出土了陶、石器和兽骨等。陶器以夹砂褐陶为主,有少量的夹砂灰陶,均为罐类器物,平底或圈足。石器有饼形石器、石杵等。从出土的遗物及测年数据看,与房址区青铜时代器物较为一致,应属互有关联的同时期遗存。

  这处高台遗存被视为吉仁台沟口遗址的又一重要发现。“它进一步丰富了吉仁台沟口遗址的范围和功能分区,且由于这处遗存地处沟口要冲,沟通东西,是将喀什河(伊犁河三大支流之一)流域青铜时代遗存串联起来的关键点,地理位置殊为关键。”王永强说。

  吉仁台沟口遗址位于尼勒克县科蒙乡恰勒格尔村,地处喀什河北岸,主体年代为公元前1600-公元前1000年。2015-2016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两次抢救性考古发掘。2018年转为主动性项目,由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考古文博系联合发掘。

网络直播屡屡闹出人命 自律不足致直播业乱象迭生

  走向职业化的网络直播不该让人“拼命”

  2月9日是正月初五,生活在浙江绍兴柯桥区的四川人郝小勇没有回老家,他不停地刷“快手”、约人一起拍段子,做着一夜暴富的“网红”梦。不幸的是,就在这一天,郝小勇因为在拍摄“跳河”短视频时头部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澎湃新闻3月19日)

  用“表演不规范,亲人两行泪”来形容这样一起“网红”悲剧,或许显得轻佻。然而,它残酷地揭示了直播行业鱼龙混杂的另一面。过去,在谈到直播行业乱象时,其内容低俗、暴力的一面多被放大。其实,内容失范问题一体两面,从业者的权益和安全问题同样需要得到正视。

  前不久,“工厂招工越来越难,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愿进厂”的话题很热。而在不愿意进工厂的年轻人中,就有一些选择了直播行业。直播已不再是小众的亚文化现象,而的确成了一部分人的就业选择。如某平台据称注册用户达7亿,而月活跃用户就达2亿,即使这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是职业“玩家”,也不是一个小群体。从目前直播行业的规模和社会的发展趋势看,直播的职业化发展方向已越来越清晰。

  问题在于,直播行业的职业规范和权益保障,仍显得非常孱弱,以至于该行业的热度和从业者人数已经无法让人忽视,却在整体上表现出显著的“江湖”色彩。近几年,网络直播闹出人命的悲剧已发生多起。如就在上个月,有媒体报道,大连一男子连续3个月直播自己饮酒,最后不幸身亡。这些行为虽然完全是自发的,但也与平台“流量为王”的利益分成机制有关。“搏命”式表演一再出现,足见主播职业规范仍存在着很大缺失。这也是目前直播行业承担一定污名的重要原因。

  《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规定,网络表演不得含有表演方式恐怖、残忍、暴力、低俗,摧残表演者身心健康的内容。但这更多是为了保障内容的“健康”。“网红”及大量一般性的职业主播,他们到底需要怎样的权益保护,目前并无明确规范。除了闹出人命这类极端悲剧,像最近某直播平台宣布破产而引发主播讨薪,都说明作为一个职业化的行业,直播业尚未形成成熟的职业规范、从业者权益保障机制。

  自律不足,一直被视为直播业乱象迭生的一个重要原因。但必须看到,自律意识的孕育,并不是无条件的。如果“游离态”的主播占了绝大多数,缺乏必要的职业归属感,谈自律和职业操守无疑过于奢侈。

  当然,这并不是说要把所有主播都按照传统企业模式进行体制化的“收编”,但是否可以借鉴类似浙江横店群众演员公会这种组织化管理,对网红的职业规范和行为边界作出一定规范和引导?这既有利于保障主播个人权益,也促进自律,让行业早日摆脱“鱼龙混杂”“不务正业”的污名。

  网络直播发展到“下半场”,从资本、企业主体,再到一般从业者,都有更大的动力追求行业规范发展。目前,行业还有太多的灰色地带需要厘清,包括市场机制、利益分成模式、职业规范及权益保障、自律建设,等等,都需要进一步完善、创新和探索。平台应该有针对性地提升合规发展的水平,监管层面也可以有更积极的引导措施。无论如何,走向职业化的网络直播行业,不应该再让人“拼命”博出位。

  任然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