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处分25.4万人!2019年上半年正风反腐呈现哪些新趋势?

来源: 搜狗新闻     时间: 2019-07-24 07:06:23
【字体:

  新华社北京7月23日电 题:处分25.4万人!2019年上半年正风反腐呈现哪些新趋势?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朱基钗、翟永冠、孙少龙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23日通报:2019年上半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接受信访举报160.9万件次,立案31.5万件,处分25.4万人,包括省部级干部20人,厅局级干部0.2万人。

  数字背后有哪些正风反腐的新趋势?

  趋势一:腐败官员主动投案不断增多,反腐取得压倒性胜利

  2018年底,党中央对我国反腐败斗争形势作出新的重大判断,即“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同时明确重申“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2019年1月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成为2019年“首虎”。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开发布的执纪审查信息,今年上半年共有11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2018年同期被公开通报接受审查调查的中管干部为10人。

  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包括艾文礼、王铁等中管干部。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

  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仅隔10天,5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在湖南,今年上半年全省共主动投案167人、主动交代问题448人,同比分别增长79%、75.7%;浙江将今年5月定为“警示教育月”,当月主动投案党员干部达40人;今年以来,贵州共有3173名党员干部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

  中央党校教授辛鸣认为,腐败官员纷纷主动投案源于高压震慑和政策感召,是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重要标志。

  趋势二:多名金融行业的官员被查,金融领域反腐力度持续加大

  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明确强调,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对存在腐败问题的,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去年底,中管金融企业内设纪委改设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纪检监察组,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直接领导。

  中央纪委三次全会闭幕不久,1月1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交通银行纪检监察组、上海市纪委监委就发布消息,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总经理李杨勇接受审查调查。

  2月2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

  国家开发银行原行务委员郭林、人保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刘虹、重庆进出口融资担保公司总经理蒋斌、银保监会广西监管局副书记赵汝林、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党委书记顾国明、建设银行渠道与运营管理部原副总经理陈德、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原局长徐铁、人保投资控股公司原副总裁刘继东、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桑自国、中国农业银行审计局上海分局原副局长马路……今年以来,从公开发布的信息来看,已有多名来自金融监管、银行、保险、投融资等领域的官员被查。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认为,金融领域权力集中、资金密集,金融安全事关国家安全,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必然要求。

  趋势三:继续狠刹“四风”,加大力度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2019年上半年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26341起,处理37207人,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26234人。去年同期,全国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25677起,处理36618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26029人。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徐行说,从数据对比不难看出,狠刹“四风”的工作力度丝毫不减。同时,“四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不能有任何松懈。

  党的十九大后,作风建设更加注重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强调,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决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今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提出了一系列在力戒形式主义方面的实招硬招。

  5月6日,中央和国家机关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工作推进会召开,对这一工作进行专题部署。今年来,多地出台一系列针对性措施,对精简会议、下发文件数量、考核事项减少等定下硬指标。

  徐行说,狠刹“四风”维护了老百姓的切身利益,也厚植了党执政的群众基础。下一步,要把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为重要任务,对享乐主义、奢靡之风露头就打,时刻防范各种新动向新变异,继续纠“四风”、树新风。

  趋势四:扩大追逃范围,一批外逃多年职务犯罪嫌疑人归案

  中央追逃办发布数据显示,2014年至今年5月,全国共追回外逃人员5974人,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1425人,“百名红通人员”58人,追回赃款142.48亿元人民币。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之后,各级追逃追赃机构进一步完善、工作力量得到加强,形成了更强大的合力。在此基础上,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管理人员、基层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员等被纳入追逃范围。今年以来,一批外逃多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相继归案。

  1月15日,海南省纺织工业总公司原总经理王军文回国投案; 3月28日,原广东健力宝集团副总经理于善福回国投案;同一天,原中国建筑(南洋)发展有限公司副经理席飞被抓捕归案; 4月22日,广东深圳市田心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村集体企业)原董事长梁泽宁被遣返回国; 6月29日,外逃18年的“百名红通人员”刘宝凤回国投案自首并积极退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黄风说,国际追逃追赃是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的重要内容,今年以来,职务犯罪方面的追逃追赃工作取得显著进展,对于保证国企、金融机构持续健康发展意义重大。

真刀真枪解决问题才是最好的主题教育

  近日,中央“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领导小组印发《关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对照党章党规找差距的工作方案》,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在主题教育中对照党章党规,以正视问题的自觉和刀刃向内的勇气,逐一对照、全面查找各种违背初心和使命的问题,真刀真枪解决问题。

  马克思有句名言:“问题就是时代的口号,是它表现自己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增强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一条重要经验,也是开展好这次主题教育的一个重要方法。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我们加强党的建设,就是要同一切弱化先进性、损害纯洁性的问题作斗争,祛病疗伤,激浊扬清。”主题教育就是为了解决问题,真刀真枪解决问题才是最好的主题教育。

  真刀真枪解决问题,查摆问题是前提。时下,一些党员干部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都与党章党规学得不深不透,心中缺少红线、脚下缺乏底线有关。党章党规,集中体现了党的纪律和规矩,是全党必须共同遵守的根本行为规范。如果心中没有党章党规意识,弄不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行为失矩、道德失范,就很难守住共产党员为人、做事的基准和底线。

  对照党章党规查摆问题,是主题教育中学习教育和检视问题的重要内容,是推动党员干部主动检视自我、自觉修正错误的重要措施。要做好对照党章党规查摆问题“大动作”,就不能“摆摆样子”、“浮”在表面,也不能简单草率、一查了之,而是要抓住问题源头,找准突破口,一盯到底,边学习、边对照、边检视、边整改,对症下药、有的放矢,切实增强查摆和解决问题的针对性,真正把问题找准找具体,弄清楚差距有多少、原因在哪里。这样,就能对照一次提醒一次,查摆一次扯一次袖子,不断增强党员干部党的意识、党员意识、纪律意识,不断提升政治境界、思想境界、道德境界。

  嘴上日行千里,不如迈好脚下一步。群众看主题教育,最怕的是形式主义,最盼的是真正解决问题。不解决实际问题,说多少空话套话都是没有用的。要做好对照党章党规查摆问题“大动作”,就要下真功夫、硬功夫,多在深入、实在上做功课,坚持思想问题和实际问题一起查,大问题小问题一起改,要敢于触及深层次问题、实质性问题,具体到事、具体到人。整改要列出清单,解决一个销号一个、公示一个,言必信、行必果,不改彻底决不罢休。

  无论是思想问题,还是作风问题,都具有反复性、顽固性,整治不可能一劳永逸,整改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这就意味着“一篙松劲退千寻”,整改落实必须永远在路上,必须持之以恒、久久为功。尤其是对那些可能出现反复的问题,要多杀几个“回马枪”、多来几个“回头看”,真正做到盯住问题不放,以解决问题为动力推进主题教育,以解决问题为标准检验主题教育的效果,在真刀真枪解决实际问题中推动主题教育走深走实,使党员干部都能补好“钙”加足“油”,把党章党规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确保忠诚、干净、担当,一样都不少、一样都不缺。(林伟)

探访重庆涪陵地下核工厂旧址 记住“816”人的故事

“816”地下核工程反应炉锅底

  “816”工程是三线建设时期上马的核工业项目,6万多人参与建设,即将完工之际却宣布停建。如今,这个“世界最大人工洞体”开放成景区,带领人们重温那段特殊的历史

  “上不告父母,下不告妻儿……”庄严宣誓后,数万名士兵、工人、专家走进了祖国西南的大山深处。这个叫做白涛的小镇,一度从中国地图上消失。

  隐姓埋名,奉献青春,几万人在乌江之畔的金子山腹中“挖”出了一个“世界最大人工洞体”,拟建成中国第二个核原料工业基地。

  几十个寒暑倏忽而过,国际国内形势巨变。即将建成的核工程宣布停建,军工企业为生存卖起了化肥,以前的绝密洞体开放为旅游景点……

  “816”,这个曾经神秘的工程代号,牵系着一段不应忘却的共和国记忆。

“816”地下核工程景区入口

  完全是人工挖出来的

  从重庆涪陵下高速,秀美的乌江山水一路蜿蜒。驱车两个小时后,路旁一栋老式红砖小楼跃入眼帘,这就是“816”景区接待中心。从地下通道走到马路对面,只见青山脚下有个水泥洞口,上面几个红色大字格外醒目:“816地下核工程”。

  “像这样可以进卡车的大型洞口,在山体不同方向有10多个。”讲解员王芋七介绍说,中央批准“816”项目后,总共有6万多人参与建设,8年打洞,9年安装,总投资超过7亿元。

  乘车入洞,长长的通道尽头,是第一个开放洞体。昏暗的灯光下,可见一处极其开阔的空间,100多米长,25米宽,高度超过30米,却不见一根立柱。墙上的灯管发着光,模拟机器运行的声音阵阵回响,似乎把人带进了那个未能现世的核工厂。

  “这不是天然溶洞,完全是人工挖出来的。当时这里交通极为不便,机械极少、炸药极少,挖洞主要靠人力。”王芋七介绍说,整个工程完全隐藏在山体内部,轴向叠加全长20余公里,挖掘总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主洞室高达79.6米,共12层。

  建筑布局宛如迷宫,大型洞室有18个,道路、导洞、支洞、隧道及竖井130多条。

  “不就是个山洞吗?”有些游客看不出门道,会这样问。

  “在岩石山体内建设如此大的工程量,堪称世界之最。停建以后,主要设备都被拆卸运走了,但从留下的很多痕迹,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曾经那个核工厂的森严景象。”王芋七说,与一般宏大空旷的洞体不同,这里大部分进出的门都极其狭小,门洞却有2米多厚。“如果建成投产,洞内会产生很强的辐射,为防辐射,才会有这么厚的墙和铅制的厚重门板。”

  在原来的反应炉锅底洞体内,坑坑洼洼的墙面上还能看见拇指粗的铁条。“据说当初拆卸工人进来这里,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整个墙面都是由厚重的不锈钢板铺成。”王芋七说,数吨重的钢板是如何被运到山体内部的,至今没人猜得到。

  保存较为完好的,还有控制室内密密麻麻的核反应堆监控仪表。“这里有2001个表,监控着2001个核反应工艺管,保障生产流程不出问题。”王芋七说,别看这些表和家用电表长得挺像,但当时都算高科技产品,在1978年,一个表造价就高达1300多元。

“816”地下核工程相关展品

  那真是火红的年代

  距离洞体不远,有一处叫麦子坪的地方,是原“816”厂的生活区。很多当年的建设者和他们的后代居住于此。如今,他们还时不时会到洞口附近走一走、看一看。

  1966年,正是三线建设全面拉开帷幕的第二年,中央批准建设“816”工程。“好人好马上三线”,为了国家绝密的核事业,数万建设者拖家带口,一头扎进了涪陵的小山沟里。

  “我跟着父母来的时候,这里处处都是荒山老林。”“816”景区员工金莉说,最困难时,一顶帐篷挤进100多人。下雨的时候,被子上盖塑料布,床头还要支把伞。最好的房子叫“干打垒”,也不过是用泥土或石块盖起的简易房。

  生活条件的苦,并不影响工程建设的火热,乌江两岸的工程会战一个接一个。

  “那真是火红的年代。”参与建设的老兵杨文礼回忆,“入夜之后依然在施工,站在高处向工地眺望,夜景极美:金子山下灯火通明,运输车辆川流不息,小火车专列南来北往,车辆的喇叭声、机器的轰鸣声、工兵们的号子声还有广播声,汇成一曲美妙乐章。”

“816”洞体内通道

  那时候,工程兵54师数万官兵面对的“敌人”是坚硬的岩石山体。“战士们戏称自己是‘五块石头夹着一团肉’,上下左右和前方都是岩石,随时都有可能危及生命。坑道内空间狭窄、光线昏暗、烟尘滚滚,还要进行爆破。”杨文礼说,战士们手头并没有先进设备,全靠工兵镐、工兵铲、炸药、风钻。“人歇马(机器)不歇,24小时作业。”

  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建设者们挖出了超过10万平方米的空间。有人测算,如果将挖出来的石渣筑成一米见方的石墙,能延续1500公里。

  建设时期,保密要求特别严格。进厂第一课就是保密课。生产区挂满了“军事禁区严禁入内”的牌子。对外通信没有地址,写的是“重庆市4513信箱”。

  翟文的父母当时在“816”配套的机修厂工作,但从未跟子女谈论过自己的工作内容。翟文也是在工作多年之后,因为维修需要进了一次洞。他还记得,进洞得办专门的“进洞特许证”。

  “四处有人站岗,不敢乱走乱看,但满眼都是明晃晃的不锈钢设备,可先进了。”翟文回忆,那是他第一次走进“816”,也是第一次了解自己一家老小从河北迁徙而来的原因。

  那一刻,他的内心充满了自豪感。

“816”工程建设时期工作照

  资料图片

  让“816”活下来

  1984年,因国家战略调整,816工程停建。当时,85%的建筑工程、65%的安装工程已经完成。宝剑即将出炉,却到了铸剑为犁的时代。

  宣布停建时,不少人失声痛哭。来不及难过,大家又陷入了困惑。摆在面前的,首先是生存问题。

  “不救活‘816’,死不瞑目!”“816”厂原党委书记徐光这句话,是吼出来的。由“军”转“民”,二次创业,烤面包、种蘑菇、养蚯蚓、做铁钉……尝试不少,“816”人的心酸自不必说。经过多方努力,终于在1993年上马了第一条化肥生产线。“816”有了自己的支柱产业,这才活了下来,而且活得越来越好。

  从“中国核工业总公司816厂”到“重庆建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身份在变,主业在变。如今的建峰集团,在做强化工的同时,也积极拓展服务业。“我们有了一些新的思路。想利用机修器械、老旧厂房等“816”配套的工业遗产招商引资,引入专业团队打造一座具有三线建设特点的‘军工小镇’。”建峰集团副总经理陈烈刚说,希望这些工业遗产能让人们记住那段历史,记住那些建设者们无私奉献的精神。

  而“816”工程在解密之后,2010年5月第一次对外开放,到现在已经9年。目前,洞体所在的景区已移交给涪陵交旅集团经营。“9年里,游客数量不断增加,去年达到21万人次,今年希望能到25万人次。我们正在申报国家4A级景区。”“816”景区运营部经理石磊说,目前洞体只有30%开放,游客花2小时左右可以走完全程。未来随着设施的完善,开放的面积将逐步扩大。

  蒋云龙 文/图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搜狗新闻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搜狗新闻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搜狗新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