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最强生物”敲响警钟 在太空中也需要垃圾分类

来源: 大粤网新闻     时间: 2019-08-22 21:57:17
【字体:

  “最强生物”敲响警钟 在太空中也需要垃圾分类

  近日,“地球微生物水熊虫可能定居月球”的报道引发了人们的高度关注。据报道,4个月前,以色列首个登月探测器“创世纪”号登月失败,撞向月球并在那片遥远而广袤的土地留下了原本用于实验的水熊虫样本。

  此前曾有学者指出,水熊虫是地球上最“难以毁灭”的物种,能在小行星撞击等所有可能的天文灾难中幸存下来。

  虽然多位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月球上的这批水熊虫样本想要生长和繁殖基本不可能。但这仍给我们日益活跃的空间探测敲响了警钟??来自地球的垃圾可能要先人一步在月球“建立基地”了。

  事实上,不仅是月球,凡是卫星、探测器能够到达的地方,也将面临同样的风险。人们越来越重视地面垃圾的分类处理,那么太空垃圾怎样分类?又该怎么处理?

  一小块碎片就足以致命

  “传统意义上的太空垃圾就是空间碎片,也就是太空中无用人造物体,包括卫星、探测器、载人飞船、火箭末级的残骸等。”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教授宝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空间碎片既可按照轨道高度分为低轨、中轨、高轨碎片,也可按照体积大小分类。由于相对速度极高,甚至能达到子弹速度的几倍、几十倍,它们的危害非常大。微米级颗粒的撞击就能导致卫星上的光学镜头损坏,毫米、厘米以上的碎片足以击穿航天器,造成致命破坏。

  “从广义上讲,微生物等人类航天活动带到太空中的其他污染物也可以算作太空垃圾。”宝音认为。

  记者了解到,无论是空间碎片还是微生物,都可能给人类探索太空带来不小的麻烦。据报道,目前人类可以监测到的太空范围内直径超过10厘米的碎片已经近两万个。作为人造航天器的典型代表,国际空间站自建成以来就一直在防范被碎片击中。仅在2014年3月至4月间,其至少进行了两次变轨规避碎片,以图“自保”。不过,防不胜防,2016年5月,国际空间站的舷窗仍然被撞出了一个直径7毫米的坑。

  而在2015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发现国际空间站中广泛存在葡萄球菌、泛球菌、芽孢杆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微生物。航天员长期在太空生活免疫力下降,多次出现呼吸道、皮肤、结膜等感染情况,而且病菌在空间环境中易发生突变,致病性、传染性可能上升。此外,微生物过多将在航天器电路板、仪表盘和宇航服上形成生物膜,腐蚀相关材料,严重威胁在轨运行安全,缩短航天器服役时间。

  在太空垃圾分类有心却无力

  美国空间碎片专家凯斯勒的研究结果显示,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估算,如不采取任何措施,仅仅数十年后,空间碎片数量将达到发生链式撞击效应的临界值,近地空间将充满高速运行的各种碎片,人类将永久失去进入太空、利用太空的机会,太空移民将成为一个永远无法完成的梦想。“因此,各国早就认识到了空间碎片的危害性,并且制定了一系列的太空准则,减缓碎片的产生速度。”宝音介绍。

  例如,2007年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通过《空间碎片减缓准则》,提出了减少空间碎片产生、避免航天器分离解体,以及清除退役航天器等短期和长期措施。具体而言共有7条:从设计上限制航天器入轨后分离传感器罩等装置;避免航天器在运行阶段出现分裂解体事故;合理规划航天任务,采取规避等措施避免发射碰撞;避免在轨航天器故意自毁、有意分离解体等有害活动;减少航天器剩余能源,降低分离解体可能性;航天器应在任务结束后安全、受控离轨;特别限制航天器任务结束后对地球同步轨道的干扰。

  针对近年来微小卫星产业发展迅猛的情况,曾有业内专家建议,微小卫星最好携带推进模块,以便在其服役寿命结束之时操控离轨。宝音对此表示认同,建议应尽量减少没有推进设备的微小卫星发射。

  “除了减缓空间碎片产生,各国专家还针对性地提出了很多主动清理技术。”宝音介绍,比如通过机械臂抓捕、发射“渔网”网住、用“鱼叉”叉住等方式将碎片移出有用轨道,送入大气层或人类目前不会用到的轨道“墓地”;从地面发射激光、甚至向太空发射大型透镜聚集能量烧毁太空碎片;还有人设想可从空间站发射机器人,拆除废弃卫星、收集空间碎片,再飞回空间站将有用和无用的太空垃圾分开处理。

  但是,这些方法在实行时都要消耗燃料,难以清除数以万计的空间碎片。2016年,宝音课题组提出了一种碎片清理发动机概念,通过将捕获的碎片研磨为带电颗粒或者转化为等离子体喷出,为航天器的提供轨道机动的动力,去捕获下一个碎片,采用这种“以战养战”的方式使其不受燃料制约,大量清除空间碎片。该成果获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报道并被誉为一种颠覆性方案。

  “不过,这些方法仍面临一些技术上的难题,尚没有进入工程实用阶段。”宝音说。

  保护宇宙就是保护地球

  相比空间碎片,科学家们对地球生物污染太空的关注要早得多。1957年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后,1958年国际科学联合会理事会(ICSU)就发起成立了宇宙探测污染委员会(CETEX)和空间研究委员会(COSPAR)。CETEX提出需要保护地外生命体,COSPAR则下设“行星保护”分委会,研究怎样在开展深空探测时,避免地球和地外天体间出现交叉生物污染。1959年,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COPUOS)成立,之后推出《外层空间条约》,规定“对月球及其它天体的探索,应以避免其受到地球生物污染为前提”。

  1964年,COSPAR出版了最早的行星保护政策草案,要求各国探测器应采用灭菌技术,降低地外天体探测活动中地球生物污染探测目标的可能性。1984年,COSPAR将探测任务分为5类,规定了不同任务的行星保护要求。之后,NASA、欧洲空间局(ESA)以及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等都建立了自己的行星保护机制,严格执行国际标准。其中,1975年NASA发射的“海盗号”(Viking)火星探测器,用于行星保护的经费甚至占到探测器总研制经费的近25%。

  当然,行星保护的第一的目的是防止探测器从太空带回“神秘”微生物给地球生态系统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第二目的才是避免地球的微生物污染地外天体。

  地球上的微生物无处不在,航天器在生产和测试过程中都可能沾染并最终带上太空。为此,NASA在探测器组装前会使用干热消毒法对各部件、分系统消毒,减少微生物数量。而在之后的装配、测试环节将继续实施严格的防控手段防止二次污染。比如在满足标准的洁净室或无菌装配间中组装并在生物屏蔽室中储存等。

从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到解决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利益问

  北京天坛公园一墙之隔,是占地约17公顷的金鱼池小区。小区水池边竖立着一尊青铜雕像“小妞子”,这个老舍话剧《龙须沟》中的人物,因淹死在脏臭的龙须沟,刺痛着几代观众的心。

  龙须沟,原是古代高梁河下游故道。解放前是一条污物漂流、蚊蝇孳生的臭水沟,住在这里的主要是逃荒逃难来的穷苦百姓,不少人常年生着疥疮,肠胃传染病发生和死亡率很高。

  解放初期的龙须沟。(资料图片)

  新中国一成立,人民政府就对龙须沟等劳动人民居住区开展了环境和卫生调查。“我们的政权是人民的勤务。首长、各局局长、各区区长都是人民的勤务。”当时的北京市委表示,在像龙须沟那样恶劣的卫生环境下,历史上的统治者是用一块手绢把口鼻一捂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而人民政府不是靠小小的手绢和口罩,人民政府要普遍改善人民的卫生环境。

  1950年2月,北京市决定修建龙须沟下水道工程,预算693.4万斤小米,占当时市卫生工程局全年预算近五分之一。

  龙须沟一带街道狭窄,沟旁由垃圾平填,5米以下才见原始地面,60厘米以下就有地下水。为避免破坏土层,影响居民房屋,党员干部和工人们一起在臭水沟中,一锹一铲,肩扛手抬,靠人力刨挖、下管、运输材料,脸上、鼻子里满是黑色污垢。为了赶进度,许多人在现场挖坑支锅,搭篷住宿。

  改造后,龙须沟彻底变了模样:地下有了下水管线,沟上铺成柏油路,两旁立起路灯,居民们用上了电灯、自来水,下游常年积水的洼地、苇塘被改建成龙潭公园。

  治理龙须沟惊动了北京城的老百姓。刚刚解放,一些人不了解共产党是怎么回事,通过这件事,老百姓了解了共产党,了解了共产党的方针。以此为题材创作的话剧《龙须沟》,1951年2月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首演,引起轰动。

  “因为是人民政府,所以真给人民服务。”老舍在《写作经过》中写道,“政府不像先前的反动统治者那么只管给达官贵人修路盖楼房,也不那么只管修整通衢大路,粉饰太平,而是先找最迫切的事情做。”

  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检验一个政党、一个政权性质的试金石。1945年,党的七大指出:我们共产党人区别于其他任何政党的又一个显著的标志,就是和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出发,这些就是我们的出发点。

  共产党干革命、搞建设、抓改革,都是为人民谋利益,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新中国七十年,党始终同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带领人民解决了喝水难、吃饭难、洗澡难等一个个民生难题。

  “一个土坑两块板,三尺土墙围四边,晴天蚊虫飞,雨天污水流。”长期以来,中国农村旱厕气味难闻、卫生隐患大,据统计,农村80%的传染病由厕所粪便污染和饮水不卫生引起。

  小厕所,大民生。上世纪60年代起,党带领人民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在农村地区推进管水、管粪、改水井、改厕所、改畜圈、改炉灶、改造环境的民生工程。90年代,改厕工作被纳入《中国儿童发展规划纲要》和《关于卫生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旱厕改水厕逐步推进。

  “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要把这项工作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把解决和改善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厕所问题,提升到更重要的位置统筹推进。“厕所革命”在农村加速铺开。

  甘肃武威,“厕所革命”让农村面貌焕然一新。这是该市凉州区高坝镇刘畦村杨金花家的卫生间。张文灿 摄

  2014年,江苏省泰兴市河失镇印庄村开始旱厕改水厕。三分之二的农户家中建起室内卫生间,党员村干部带头,在庭院内建设“三格式”化粪池,确保污液达标排放。对建卫生间的农户,村里补贴400元建设化粪池。未建卫生间的,村里免费对旱厕采取“双瓮式”改造,基本实现粪便无害化。

  改厕后,新问题出现了。化粪池要定期清理,很是麻烦。村党总支就想能否像城里一样,统一进行污粪处理,随即启动生活污水一体化处理工程。村民自发参与,仅三个多月就完成建设。

  “全村实现雨污分流,雨水直通河道,生活污水全部接入污水处理厂。”村党总支书记张万华说。村卫生院医生宗卫良发现,改厕后,痢特灵、黄连素等治拉肚子的药明显用得少了。

  保障和改善民生没有终点,只有连续不断的新起点。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

  去年10月底,广东省阳山县七拱镇隔坑村农民罗锦容突然感觉心慌气短。在村卫生站,村医黄素英拿出一台崭新的心电仪给罗锦容戴上,几分钟后检测完成,手机提示:考虑心脏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建议入院进一步检查。“它怎么知道我得了什么病?”罗锦容说什么也不信一台机器说的话,直到在阳山县人民医院确诊并接受手术,“没想到,这小小手机还是个‘神医’。”

  强大的不是手机,而是200多公里外的人工智能诊疗系统。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孵化的“AI医生”,目前已应用到阳山县55个贫困村,农村医疗生态悄然改变。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智能采血检验、机械臂自动取药、云影像……基层群众就医体验不断改善。2018年,全国84%的县级医院达到二级医院水平,县域内就诊率85%。

  对幸福生活的追求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最持久的力量。一路走来,中国共产党始终保持对人民的赤子之心,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自己的大事,从人民群众关心的事情做起,从让人民群众满意的事情做起,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人民也没有忘记。每年4月18日,经历了河道整治、平房上楼、简易楼危改三次大规模改造的金鱼池居民,都会相聚在“小妞子”雕像前,纪念变迁路、传承金鱼情、展望新时代。(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吴晶)

大连海关现场查扣约28吨“洋垃圾”

  大连海关现场查扣约28吨“洋垃圾”

  新华社大连8月21日电(记者郭翔)记者从大连海关获悉,20日大连海关出动警力在大连、沈阳等地同时开展打击“洋垃圾”走私专项行动,现场查扣进口“洋垃圾”28.08吨,打掉1个走私进口废旧电子类固体废物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人。

  据了解,犯罪嫌疑人赵某、乔某等人共谋,将废电池、旧机电产品等国家禁止进口的固体废物伪报品名后由香港经大连转关入境。经查证,该团伙共走私进境电脑主机、废旧电池等电子类固体废物290余吨。

  为打击“洋垃圾”走私,大连海关今年连续开展两轮专项行动,侦办“洋垃圾”走私案件19起,查证涉案禁止进境固体废物4800余吨,退运3149.32吨。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大粤网新闻 粤ICP备06136098 网站标识码6231009207
主办:大粤网新闻 协办: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大粤网新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